网民彩票|《烈火英雄》稳居票房榜二:对这类英雄题材剧

 新闻资讯     |      2019-09-11 01:24
网民彩票|

  从建军节当日上映至今,《烈火英雄》毁誉参半,在绝对的两极化评价中一路高歌猛进,截至20日,票房依然稳居当日票房榜第二位,而霸屏第一的,则是票房已经突破41亿元的国产动画榜首《哪吒之魔童降世》。

  与高票房形成明显差别的,是观众们走出影院后的吐槽。有关于黄晓明面瘫式演技的吐槽,有关于摄制组种种不科学的考据,有剧本强行催泪的不赞同,有质疑偷《哪吒》票房的尴尬。然而哪怕身负如此多的“黑料”,观众们依然络绎不绝地前往影院,明显地彰示着这样一种态度:

  也因此,我们可以通过猫眼专业版实时票房发现,哪怕已经上映了20日之久,《烈火英雄》无论是综合票房,或是票房占比,或是排片场次和占比,都没有出现颓势,始终稳稳占据在第二位。

  而通过各种评分途径我们又会发现,观众们看过影片后,发泄一通,吐槽一番,依然下手轻之又轻地给出了个三星评价。

  这个评价中规中矩,没有一味的尬吹,也没有一味的贬低,就像是一个面对调皮毛孩子的家长,下手不痛不痒,总有着一种善意的鼓励。

  如果你要说《烈火英雄》是一部烂片,那么为何它的票房能达到如此之高,远远甩开同期的烂片?但你要说它是一部佳片,又总有些差着点味道的感觉。就这两种矛盾的心理来看,对于绝大部分观众给出了三星的评价,我们也就格外能够理解。

  这种现象不仅让我们想起了此前同样火成现象级的《战狼2》。同样是主旋律电影,同样是踩着两极化的评价走来的,两者在高度相似之余,也有着截然不同的故事背景。

  2010年7月16日晚间18时左右,由于一艘30万吨级外籍油轮在卸油过程当中操作不当,输油管道瞬间起火爆炸。沿港居民们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够看到冲天的刺眼火光和滚滚浓烟。

  而油罐彼此通连,一旦火势无法得到遏制,原油从海面漂流,附近的化学罐被烧损,后果不堪设想。

  从接到火警,到抵达现场,最先到达的大孤山消防中队只用了7分钟。此后,各方消防队也都先后赶来,经过彻夜战斗,火势终于得到遏制,最大可能地挽回了国家、人民的财产和安全。

  受这一事件的启发,蒙古族作家鲍尔吉·原野在其长篇纪实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中,就将自己亲自采访过上千名当时参与消防的人员的资料进行整理,真实再现了当时的场景。

  与其他当下热播主旋律影视作品不同的是,《烈火英雄》将视线对准了平常容易被我们忽略却同样身处高危环境中的消防员这一群体,将背景设置在了曾给我们带来巨大教训的真实事件中,也因此,电影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让我们感觉到熟悉。

  说起“英雄”这两个字,我们总觉得太过抽象和概念化。到底什么是英雄?难道只有拯救了地球的大人物,才配叫做英雄?难道只有声名赫赫的成功人士,才配叫做英雄?难道只有不怕苦不怕痛甚至不怕死的大无畏者,才配叫做英雄?

  我们对英雄的理解,实在太过狭隘了。这与小时候我们的认知还没定型时就一知半解地接受的引导有关,更与社会中层出不穷的正能量事迹对我们的认知的潜移默化有关。《烈火英雄》试图告诉我们的是,英雄其实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他们就在我们身边;而大多数自认为平凡的普通人,也具备着摇身一变成为英雄的特质。

  张哲瀚饰演的郑志,是特勤中队一名普通的消防战士。他不求上进,懒散度日,一心想着等到三个月后就退役,十分不受队长和队友的喜欢。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痞子”,在现场看到队友被大火围困时,也咬牙成了一名扛着水枪回来救人的英雄。

  超人其实不是真的超人,但因为有了想要去守护的东西和保护的人,才成了无所不能的英雄。

  郑志虽然表面混日子,但是内心依然存在着和队友们朝夕相处的深厚感情,正是这种感情,让他鼓足了勇气,在有机会独自逃离火场时,毅然选择回身去救危在旦夕的队友,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如果说郑志给我们讲述了一名英雄的成因的话,那其他角色则讲述了英雄们其实也会怕、也会痛。

  黄晓明饰演的消防队长江立伟,由于一次现场判断失误造成了队友死亡,陷入了PTSD的折磨中。

  小贴士:PTSD,全称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译作是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是心理学名词,指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的后遗症。

  在这之后,他时常陷入自我怀疑与否定中,甚至在面对儿子“你是不是真的害死过人”的质问中都不敢去回忆,真实再现了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脆弱与惊恐。

  杜江饰演的特勤中队队长马卫国,处处争强好胜,拼命想要在朋友、兄弟、父亲面前证明自己,他有着我们每个人都会有的攀比心理,也有着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的面对火场的恐惧。

  这两个角色实在太接地气了。在生活中,他们是平凡如你我的普通人,在工作中,他们却摇身一变,成了危险来临时伫立在人们面前的一堵安全墙。

  这种转变,并非是脸谱化地强行转折,英雄的叫法太过宏大,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把他们叫做“可靠的人”。

  平常害怕看恐怖片的人,和朋友们在一起时,总是成了最大胆的那一个,因为要照顾瑟瑟发抖的朋友;明明也是那么瘦弱的妈妈,为了家庭和孩子就成了扛水桶修灯泡无所不能的超人;在家里也是爸爸妈妈细心呵护的小树苗,出了家门却能扛起厚重的沙包冲往抗洪一线,背影高大的连挡住肆虐的洪水也不在话下。

  年老的夫妇,在逃离城市的过程中,发现了跟妈妈走丢的孩子,甚至出高价给他也买了一张船票。而妻子虽然一直嘀嘀咕咕地埋怨老伴,却始终没有把小孩抛下,甚至在小孩哮喘发作时,和老公一起返回了医院,面对拥挤的船,她说,“在这个城市过了一辈子,要不,咱就不走了吧。”

  镜头略过医院,躺在床上的老年病人问医生,“你怎么不走啊,大家都在逃跑”,医生说,“我走了,谁来给您做手术啊?这手术啊,我可不能让您自己给自己做。”

  再来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烈火英雄》能够拥有这么高的票房?除了主旋律和关注群体的吸引人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大概还是因为它直面了“什么是英雄”这个主题。灾难过境,人们总是渴望英雄出现挽救自己于水火,但到了最后,他们会在人性的光辉中,不知不觉间成为别人口中的英雄。

  这其实是一个好现象。大家对国产电影开始慢慢有了一个客观去评价的态度,不因为不合时宜的民族自尊心,而去盲目过度地吹嘘国产影视剧;也不因为一刀切的偏见,去贬低吐槽我国影视剧制作人的努力。

  《烈火英雄》称不上是精品,但也不算是烂片。至少它在题材的开拓,和对英雄定义的挖掘呈现上的尝试,值得我们肯定。